海利村:鱼资源助力乡村振兴
发布日期:2019-09-27 信息来源: 瑞安日报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漫步在北麂乡渔文化长廊,一幅幅图片再现了渔民使用鱼叉、百脚笼等传统工具捕鱼场景,仿若诉说着北麂渔业的变迁和渔民生活的变化。

北麂乡海利村是一个海岛渔村。海利人对大海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怀。靠海吃海,渔业一直是当地的基础产业。过去渔民在海上过着漂泊不定、食不果腹的日子,现在他们不仅靠养殖业致富,有的还开起了民宿。

新中国成立70年来,海利村渔民艰苦创业,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以船为家、四处漂泊,渔民曾艰难度日

据史料记载,海利村渔民中,一部分为当地世居渔民和农转渔,还有很多人来自民国初期的瑞安城区、福建等地,或为逃避抓壮丁,或因生活贫困不济,前来这里落户定居。故去,渔民的生活非常艰苦:渔船破漏,渔具简陋,渔技原始,常处于“一橹三蚌壳、要命自己兜”的境地。

“捕捞来的鱼舍不得自己吃,都要去鱼行卖掉,卖剩下来的小鱼才拿来吃。”今年73岁的海利村村民陈松声祖辈以捕鱼为生,过着四海为家的漂泊生活。陈松声老伯说,当时渔家没有田地房屋,只能靠捕鱼卖鱼换取粮食,“风里来、雨里去,每天摇着船跟着鱼群在海面上漂着。半夜起来捕鱼,捕到的鱼一早到鱼行售卖,换点柴米油盐。”

新中国成立后,渔民开始结伴捕鱼,生活有所改善。1953年时,当时的瑞安县各地成立渔业队。据海利村老人回忆,当时渔民们都很兴奋,觉得找到了组织上的归宿。

“政府安排渔民继续传统的捕捞渔获作业,按工分领取报酬。”陈松声老伯回忆,按照当时的劳动量,每人每天大概拿到8到10个工分,最高不超过12个工分,全部渔货由政府收购。

改革开放促渔业变革,催生诸多“万元户”

1981年,随着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的开展,瑞安普遍推广渔业“大包干责任制”,作业单位向核算单位上交折旧、修理、提留、管理等“四费”后,渔民拥有生产与支配收益的自主权。

1983年,北麂乡、原北龙乡渔民试行对船核算责任制,改变捕鱼方式,使渔货产量迅速提升,成功推动了当地渔业发展。相关资料显示,1987年,对船核算责任制已成为瑞安渔区的主要责任制形式,海洋捕捞量连年上升。

“当时北麂被人戏称为‘小香港’。”海利村村民叶大伯表示,当时海岛周围渔场里的野生大黄鱼群就是“金矿”,捕捞上来的大黄鱼大量堆积在码头上,反射出一片金灿灿的光。

那是海利村群众的幸福时光,也是北麂的“春天”。据悉,1983年,北麂乡经济总产值368.55万元,人均收入5000元,18%的渔民收入超万元。1985年,海利村鱼产量超过500吨。

“那时候‘万元户’还是很稀罕的,但我们村已经有很多万元户了!”陈松声老伯骄傲地说,那时流行的“三大件”电冰箱、洗衣机、电视机,很多渔民家里都有了。

因渔而富、因渔而美,网箱养殖铺就乡村振兴路

从自然捕捞到水产养殖,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,今天的海利村正在翻开新的篇章。

如今走进海岛,你会看到海岛周围海面上漂着一个个圈。据当地人介绍,这些是养殖大黄鱼的大网箱。

“在这样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圈下面,就有近万尾大黄鱼。”海利村相关人员告诉记者,这些网箱平时以锚绳固定,遇到大浪或者台风,卸掉锚绳就可以拖至北麂内港避风。

在众多网箱中,“深水双圆周大跨距管桩式围网”因其“体格”巨大而显得格外显眼。北麂“海上牧场”黄鱼养殖基地老板陈永国是这个围网的创办人之一,出生于北麂,后来办过厂,采过矿。年收入过百万元的他,最后选择回到海岛当起了渔民。

他介绍,这个围网是将40米长的管桩打入海中,深入海泥23米,形成一个水流通畅的超大水体(约30亩)养殖场。在围网外围养殖藻类进行水质调控,并向当地渔民收购小鱼小虾进行投喂。从这些网箱“游”出来的大黄鱼,让中国食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会的专家评审赞叹不已,认为养殖大黄鱼味道可以媲美野生大黄鱼。

海利村渔业阔步发展是北麂乡村振兴的一个缩影。2017年,北麂成为我市第一批通过省验收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乡镇之一。该乡采取“全岛推进、条块结合”的方式,打造3公里的海岛慢生活休闲走廊,扮靓三个亮点区块,打造集休闲渔业、餐饮、住宿、娱乐、购物为一体的海岛旅游产业,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“瑞安海上花园”。据统计,2018年,该岛游客数量达4万铎人次,同比增长超过30%。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